闻香识别红木种类

市场上红木家具良莠不齐,个别不良商家的造假手段也是五花八门,一不留神极有可能看走眼。其实除了“看”,我们还可以利用“闻”来辨别家具的材质。

海南黄花梨学名降香黄檀,以其不易开裂、不易变形、易于加工、纹理清晰等优良木性,一直被视为制作家具的珍贵良材。据周默在《木鉴》中记载:“新锯开的黄花梨有一股浓烈的辛香味,但时间久了,特别是成了老家具,其气味则转成微香,一般是闻不出来的。如果允许的条件下,可在不显眼的地方刮下一小片,闻出香味一般就是黄花梨。所谓的越南黄花梨则是酸香味。”海南黄花梨和越南黄花梨目前在木材鉴定学上无法明确划分,香味,在这里就成为了辨别二者的重要参考指标。

学名檀香紫檀,又名金星紫檀、牛毛纹紫檀等,产自印度,是我国清代宫廷家具的主要用材。小叶紫檀有淡淡的檀香味,新剖开的木材比较明显,久则转为无味。在选购紫檀家具的时候,通过味道辨别仅限于刚刚制作的家具或者新剖开的木材,切不可单纯迷信檀香味,需要综合考量。

学名交趾黄檀,又名大红酸枝,是红酸枝类中木性最好、应用最广泛的木材。这种木材产自老挝、越南,通常呈深红色,有黑色条纹(俗称黑筋),带酸香气。大红酸枝是我国制作家具的传统用材。

老挝花梨学名鸟足紫檀,主要产自老挝,生长轮比较明显,心材红褐至紫红褐色,常带深色条纹,气干密度较大,易沉于水,木屑水浸后有荧光,是现在市场上比较常见的红木家具用材。老挝花梨的香味可以算得上是花梨木中最为浓郁的,如果用它制作柜子,那么一打开柜门,就会有一股浓厚的香气扑面而来,比较容易辨别。(据《新华日报》)

哪些红木升值潜力大?七大传统红木用材收藏价值分析

红木作为一种资源性产品,多年来普遍都在上涨,其中黄花梨、紫檀、大红酸枝这传统的老三样属于带头的领跑者。

现在,当大红酸枝也继黄花梨、紫檀之后走上神坛,已让很多消费者遥不可及时,很多人关心下一步将会有哪些红木树种会成为市场的主力和领跑者。

虽然红木树种基本都长在国外,但红木却是中国的特有名词,它既是一种木头,也是一种文化。

红木和硬木的区别主要也就是文化和传统,否则,很多市场现象根本就无法解释。

比如说,现在市场上有很多红木仿替用材,虽然材质参差不齐,有些还存在严重的缺陷和隐患,但其中有些仿替用材的材质基本接近于国标红木,甚至不输于一些国标红木,不过与根正苗红的国标红木相比,价格依然悬殊。

如果单从 材质差异 来说,黄花梨真的就比大叶黄花梨(长叶鹊肾)好几百倍?紫檀就比血檀(染料紫檀)高几十倍?但市场上价格差异就是这么大。

所以,虽然很多经营红木仿替用材的木友都表示不服,但文化和传统的影响就是那么根深蒂固,没有道理可讲。

也不仅是红木如此,基本上所有传统的行业都是如此,杭州那十八棵御茶树上长出来的茶叶有钱都买不到,它的滋味就真的好到了天下无双?

虽然红木国标中圈定了29种木材为红木,入选条件中除了材质标准之外,还有一条是宫廷和民间的传统用材。

但是这个判定传统的时间标准很让人怀疑,实际上国标中的很多红木树种并没有那么传统。比如说,黑酸枝木类中的卢氏黑黄檀(大叶紫檀),1996年才在南通某商人的运作下进到国内,并捐入故宫博物院登堂入室,它算不算传统用材?

现在的红木家具,是中国明清家具的传承和延伸,所以,很多人认为严格意义上的传统用材应该是以明、清两代的家具用材为标准。

而现在红木国标的29种红木中,被普遍认为属于明、清两代传统用材有以下七种:

黄花梨,旧称花梨,民国起为区别于草花梨改称为黄花梨,对应红木国标中的降香黄檀。

紫檀,旧称紫檀,为了要给大叶紫檀让路,后来俗称小叶紫檀,对应红木国标中的檀香紫檀。

老红木,旧称红木,专指今天俗称的大红酸枝(2000年国标将红木定义为33种木头统称)。为区别新红木改称老红木,对应红木国标中的交趾黄檀。

新红木花枝,又称花酸枝,清未民国作为老红木的替代用材进入国内,为了区别于老红木,花枝与白枝一起被并称为新红木,对应红木国标中的巴里黄檀。

花梨,又称新花梨、香红木,基本对应现在俗称缅甸花梨的大果紫檀。清未民国时期大量引入,被作为黄花梨的替代用材,对应2000年红木国标中的大果紫檀、鸟足紫檀、越柬紫檀,在2018年7月1日生效的红木新国标中被合并为大果紫檀一个树种。

鸡翅木,也是明清传统用材,明代《格古要论》中介绍的鸂鶒木就被认为是市场称的老鸡翅,对应树种有争议,普遍认为是红木国标中的铁刀木、白花崖豆木两种。

另外,乌木、条纹乌木在传统用材中同样有记载和实物,但与现行红木国标树种的对应关系比较复杂,也有些争议,另外近年来的关注度也不高,以后有机会再详述。

当然,古代树种的区分和现在不一样,不同树种中相近的在古代也会被当成一种,如新红木巴里黄檀中色深者也会被当成老红木,所以古代俗称与当今的明确树种只是基本对应。

在这七种明清传统用材中,黄花梨、紫檀和大红酸枝已经一路领跑走上了神坛,而归纳起来,它们具有以下四个特点:

现在,老三样价格太高,对很多人来说已是遥不可及。而在缅甸花梨、花枝、白酸枝、鸡翅木这四种传统用材中,如果能够具有和接近以上特点的,我们有理由相信它是最有希望和潜力的。

现在中档红木市场上主力军,纹理、密度、气味、稳定性方面都较为理想,整体来说没有缺陷。

并且颜色比较正,不需要上色漆,可以打磨后直接烫蜡或上清漆。而对钟情于原汁原味的红木爱好者来说,喜欢的就是正宗地道的木头,而不是染色,所以这一点很重要。

真正了解红木的人都知道,现在红木国标中的很多树种,以及一些仿替代用材,实际上它的本色并不能并接受,所以都要漂白染色,而缅甸花梨和其它几种传统用材都可以用本色示人。

花梨木独板大画案及脚踏,中国嘉德2013年秋季拍卖会“锦灰集珍—王世襄先生旧藏”专场,1265万元人民币成交。

作为大红酸枝的替代用材,材质本身没有什么缺陷,价格比缅甸花梨要高出一倍以上,也比较受市场欢迎。

在明代已经在使用,王世襄收藏过一件明代白酸枝夹头榫画案,纹理、色泽与黄花梨极为接近。

是红木国标中的红酸枝类木,被认为是做明式家具非常理想的用材,小件产品曾被一些人冒充黄花梨出售。被一位红木大佬推崇为下一匹黑马,价格现在比花枝略低一点,基本相近。

纹理炫丽,往往让刚见到的人眼前一亮。但实事求是的说,鸡翅木家具做搭配或点缀非常好,但房间里如果摆大件、多件鸡翅的话会让人感觉有点繁乱花哨,不够平和。

而且颜色以灰黑为主,在家中大量摆设的话很多人也不喜欢,所以有个大牌红木厂把它漂白做成花梨色在卖。

关于树种在原产地的存量,花枝与白枝的最少,均已经列入了国际二级濒危物种。缅甸花梨的实际存量也不会太多,并且在这几种木头中的市场消耗量是最大。

在上一届国际濒危大会召开之前,东盟专家组就做出过将大果紫檀列入濒危的提案,最后被缅甸政府否定没有提交。据行业人士预测,在下一届国际濒危大会上大概率会出现相关提案。

红木,作为生长周期漫长的珍稀树种,短期内基本都不可再生,随着不断消耗减少,都会具有升值的潜力。

在国标红木和众多替代用材中,虽然也不乏有以材质胜出的后起之秀,也可能会杀出黑马。

但从历史渊源、文化价值和材质的综合角度来说,缅花、花枝、白酸枝这些明清传统“红木”用材,应该是黄花梨、小叶紫檀、大红酸枝之后的市场主力和领跑者,也是价值收藏的首选。

拓展阅读– 红木入门:29种国标红木学名、俗称、图片及价格简介

红木家具价格为何都比较贵

很多市民都有过这样的经历:花上数万元甚至数十万元买了一套家具,几年后款式陈旧,想更换时不但卖不出去,还得花钱雇人扔掉。如果拥有一套红木家具就不一样了,它不但具有高保值和增值的特点,更可留存子孙后代。可市场上随便一套红木家具动辄几十万、上百万,让市民望“木”莫及。为何红木价格居高不下?下面我们就一起来了解下。

现在红木家具确实是升值投资的极佳选择。由于原材料的稀缺,价格每年都在上涨,但这些都是在可承受范围之内的成本,零售价格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渠道的不畅通,层层加价所导致。

一般来说,一套成品的红木家具出厂后,会通过总经销、区域代理等多个渠道层层加价,每个环节的加价率大约在30%。无论是在大型家具卖场还是专营店里面,红木家具都占据着最好的位置,同时还要配套最高档的装修,卖场通常都会收取15%-30%的扣点或场地租金,仅装修费用就得高达上百万元,这些成本都会加到红木家具的销售价格中去。也就是说,一套售价30万元的红木家具,各级代理首先要赚走近10万元,再加上商场的扣点及租金,以及分摊的装修及人员成本,这些分摊下来也要数万元。剩余的钱还要投入广告费、运费等方面,这些成本又占到了家具售价的15%,而实际上,这一套30万元的红木家具真正的出厂价仅仅只有六七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