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中期 和田玉籽料 白玉 松纹仙猴 笔舔水洗

清中期 和田玉籽料 白玉 松纹仙猴 笔舔水洗 长:15 宽:6 高:4.5厘米 重:183.5克 以上等和田白玉籽料为材,质地细腻,润泽无杂质,滑润如凝脂。整器以圆雕镂雕等技法,雕成松树一段,高浮雕遒劲松枝,松干末端布满松针,层层叠叠,团簇一处,富有层次感及立体感,仙猴呈屈膝蹲坐状,侧首直视,双眼圆凹,背脊直挺,身体前倾,右臂向上弯弓,用手攀爬松枝。此品玉质洁白,雕工清丽脱俗,具有祝人长寿的吉祥寓意,工艺精湛,尽显盛世宫廷玉雕风范。

书法用具都有哪些

2019-04-25·剧情分析大师,编剧新势力。采纳数:90获赞数:800102

墨,中国传统文房用具之一,文房四宝之一,是书写、绘画的黑色颜料,后亦包括朱墨和各种彩色墨。

墨的主要原料是煤烟、松烟、胶等,是碳元素以非晶质型态的存在。通过砚用水研磨可以产生用于毛笔书写的墨汁,在水中以胶体的溶液存在。

墨的水分及胶的成分不同,会影响到墨的黏度。在不同场合使用的墨,其黏度有所不同。另外,初制成的墨的水分亦较多。

另有存放时间较长的墨,其致密度较高,并经过长年累月的干燥,使墨色的立体感更高。这种墨在日本被称为“古墨”。

指写字作画时用以压纸的东西,常见的多为长方条形,因故也称作镇尺、压尺。最初的镇纸是不固定形状的。

镇纸的起源是由于古代文人时常会把小型的青铜器、玉器放在案头上把玩欣赏,因为它们都有一定的分量,所以人们在玩赏的同时,也会顺手用来压纸或者是压书,久而久之,发展成为一种文房用具——镇纸。

笔洗是用来盛水洗笔的器皿,以形制乖巧、种类繁多、雅致精美而广受青睐,传世的笔洗中,有很多是艺术珍品。

笔洗有很多种质地,包括瓷、玉、玛瑙、珐琅、象牙和犀角等,基本都属于名贵材质。各种笔洗中,最常见的是瓷笔洗。

臂搁是用来搁放手臂的文案用具。除了能够防止墨迹沾在衣袖上外,垫着臂搁书写的时候,也会使腕部感到非常舒服,特别是抄写小字体时。因此,臂搁也称腕枕。

不论是传统书法中传承下来的宣纸,还是现代练习者通用的毛边纸,都易透,所以要有个垫子以防冗余的墨汁污染桌面然后再反过来污染纸。主要用羊毛制成,要有一定吸水性。

2013-03-13·TA获得超过1.9万个赞知道答主回答量:194采纳率:0%帮助的人:40万关注简而言之,需四样东西,亦即“文房四宝”:笔、黑、纸、砚。

简而言之,需四样东西,亦即“文房四宝”:笔、墨、纸、砚。而笔墨纸砚以外的文房用品还有不少。明代屠隆在《文具雅编》中记述了文房中的用品就有四十多种。这里仅对部分常见的文房用品(笔筒、笔洗、笔舔、笔格、水盂、墨床、印泥盒、镇纸)进行介绍:

笔筒:笔筒的出现最早也应在毛笔出现之后,汉及汉以后就有了贮笔的器具,笔不用时插放其内。或圆或方,也有呈植物形或其他形的。笔筒自古以来就是文人雅士喜爱的文房用品之一,它既可供使用,又可作观赏。宋代出现陶瓷笔筒。到了明代,文人对文具爱好之风兴盛,书房的陈设高雅成为品评文采的标准,因此各种式样精美的笔筒应运而生,瓷、木、竹、牙、玉等材质都可用来制作。到了清代,笔筒制作工艺更为讲究,许多供皇室御用的笔筒,成为中国历代工艺品宝库中的精品。清代干隆时期的苏州,曾用玉雕镂出各种山水、花鸟图案,并刻上皇帝写的诗文,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还出现用象牙刻成的笔筒,将中国画中的山水、人物、花鸟、亭台楼阁等章法再现在笔筒表面,表现出当时文人隐逸的思想情趣。而一般文人还是喜欢用竹木来制作笔筒,木制笔筒尤以用珍贵硬木雕刻成的笔筒更受藏家青睐,硬木的品种主要以紫檀、乌木、红木、黄花梨木、楠木等为贵。紫檀素有木中之王的美称;乌木、铁力木价值相当;黄花梨木、红木略逊。木制笔筒讲究以整块木挖雕而成,若是拼接、修补或加底均大大影响其价值。对雕花的笔筒,要讲究纹饰、布局和雕工。也有木镶五彩玉石、螺甸,更显得富贵雅致。笔筒造型多数为圆筒形,大口大腹易于置笔,也有器口为梅花、葵花、云头、卷书、八方不规则等不同形态的。表面纹装饰一般为文人雅会图或魁星站鳌鱼等,也有山水花鸟等图案,经过文人和艺匠的合作,笔筒更显现其丰富的艺术魅力。它能给主人的案头及书斋平添一种不可言喻的高雅之气,也一向为鉴赏者所珍爱和收藏。

笔洗:笔洗是文房四宝笔、墨、纸、砚之外的一种文房用具,是笔使用后用以濯洗余墨之具。古用贝壳、玉石制作;宋代已有典雅的瓷笔洗问世;明代还用铜制的小盂作笔洗;以形制乖巧、种类繁多、雅致精美而广受青睐,传世的笔洗中,有很多是艺术珍品。历代笔洗有很多种质地,包括瓷、玉、玛瑙、珐琅、象牙和犀角等丰富多彩,基本都属于名贵材质。各种笔洗中,最常见的是瓷笔洗,多为扁圆形,以青花瓷为多,上饰各种花纹图案,极富朴素、文雅和庄重感。

瓷笔洗传世量最多。目前可以见到的最早作品是宋代五大名窑的产品。这些瓷笔洗一般为敞口,浅腹,形状多种多样,包括花果、鱼、兽等形象。如桃式洗做成半个桃实形,一端有枝茎,桃叶包绕,造型饱满,风趣,讨人喜欢。宋代官窑、龙泉窑都烧有这种桃式洗,但传世品不多见。现在能见到的桃式洗,大都是明清景德镇、宜兴窑及广窑的产品。葵瓣洗通体呈葵花瓣形,六瓣、八瓣不等,有敞口、撇口、折沿之分。宋代官窑、哥窑有此类型笔洗烧制。明清景德镇也有,但一般为青花瓷,以青花鱼藻纹为多。莲花笔洗器身为莲花形,明清两代均有烧制。蔗段洗是将洗的形状塑造成短粗的蔗段样。这种形式的笔洗基本上是宋元时期产品,以景德镇青白釉和龙泉青釉的产品为多。堪称瓷洗中佳作的传世品有:汝窑青釉三足瓷笔洗,官窑青釉瓷笔洗,哥窑米黄色五足瓷洗,青灰釉海棠式笔洗等。

玉笔洗是在数量上仅次于瓷笔洗的一个品种,但它最大的特征是一洗一模样,没有雷同。由于传统琢玉技术相当成熟,玉工们的艺术修养也很高,玉器本身又是珍玩之列,玉笔洗各个雕琢得生动活泼,玲珑有加,艺术性远远超过实用性。美轮美奂的造型带给人们的岂止是一点感官的愉悦?说玉笔洗各个优秀一点都不过分。犀角、象牙和玛瑙笔洗几乎都是明中晚期和清代的制品,这与当时朝廷的奢靡风气有关。明清两代都有特别爱附庸风雅的皇帝,上行下效的结果就是不论多么贵重的材质,只要能够雕琢,都可以成为制作珍玩的原料。几种珍贵质地的笔洗就说明了这一点,特别是犀角的,这种由蕃国进供的材料原本是作为药材的,有人用它作槎杯等酒器还可以说得过去,用它作笔洗就真正太奢侈了。可能因为材料贵重吧,犀角、象牙和玛瑙的笔洗雕琢得都非常精细。除此之外,还有用竹根雕的笔洗,这种洗虽然用料一般,制品却都出自名家之手,因此一点不比其他类的逊色。

笔舔主要用于毛笔蘸墨后,在一似小盘的器物上把笔尖上的墨抹匀,这一似小盘的器物,就是笔舔。这种

笔舔:小的多,大件的少。小的也就寸余,大的有四五寸长,价值也相差甚远,小的百余元就可买到。笔舔在清代虽为实用品,但精品已不再实用,多为收藏品用于观赏,属鉴赏品了。笔舔在嘉庆年间与乾隆时期的器形相差不多,基本不是规矩形,而是随形器,有树叶形、荷叶形。荷叶形笔舔中间的叶筋常用突起纹饰表示,线条流畅,叶形翻卷,其形似荷叶。乾隆时期独创的象生瓷、雕瓷等,此时已极为少见了,传统的釉色和青花彩等,嘉庆时期大多保留着乾隆时期的风格,而这个时期新出的品种有粥罐、面盆、温盘、温碗等,数量之多还可供外销用。仿古瓷尤其是仿宋代五大名窑器,仍有所烧制,但其规模已不如乾隆时期。笔舔虽为小器,却有大样。虽然嘉庆时期官窑器少,却比较精致,嘉庆时期带官窑款的极少,著名的堂号款较多,所以见到嘉庆时期的官窑器,还是要珍惜的,此时民窑器中较为精致的就成了新宠,其价格也是日益见长,物以稀为贵重。嘉庆时期的纹饰风格,大体继承了乾隆时期工笔绘画与写意绘画并用的风格,笔法纤细而规整,构图拘谨,烧造工艺有刻、印、划、镂空、贴、塑等。流行的图案有:蝙蝠、瓜蝶连绵、三果、百子龙灯等有寓意的画片。在施釉方面,嘉庆前期的釉面与乾隆时期的差不多,釉面光洁细润,中晚期的施釉就较差了,尤其是小件的器物,施釉较薄,釉面光润不足,常有波浪纹。胎体方面,嘉庆前期的胎体与乾隆时期相差不多,后期又与道光窑相似,所以行里人称这一时期的瓷窑为“乾嘉窑”、“嘉道窑”。这一时期与之前代、后代容易混,但还是有自己本朝的特点,只要认真比较就可以分辨清楚。

笔格:笔格亦称笔架、笔搁,即架笔之物也,为文房常用器具之一。书画时在构思或暂息藉以置笔,以免毛笔圆转污损他物。为古人书案上最不可缺少之文具。笔格质料玉石、陶瓷、象牙、金铜、瓷、木无不具备。式样则尤为繁多。玉笔架有山形者、卧仙者、旧玉子母猫、十二峰头为格者、也有单螭起伏为格者;瓷则有哥窑三山五山者、白定卧花娃;木则有老树根枝蟠屈万状;石者有峰岚起伏者。

水盂:水盂起源于汉魏,发展至明清两代。宋人赵希鹄在《沿天清录集》中注:“晨起则磨墨,汁盈砚池,以供一日之用,墨尽复磨,故有水盂。”可知水盂为盛磨墨用水的盛水器,以玉、瓷、紫砂等常见。一般配有铜或玉质的小水匙。目前所见实物以魏晋时为最早。晋代、南北朝时水盂多为青瓷。或鼓腹似罐,或为动物:如青瓷兔形水盂、蛙形水盂等,做工无不精巧雅致。明、清两代水盂传世品较多。品种丰富,有玉、石、瓷、料、紫砂等。除瓷制品外,其他多为观赏器而非实用品。瓷制水盂的实用性较强,其形多为圆形。盂口富有陈设性和工艺性,这也是明、清代两代水盂与以前水盂的本质区别。一般来讲,在注重实用性的同时,利用釉色及纹饰增强观赏性,常见有青花、粉彩、单色釉等品种。古代水盂在当年读书人文房用具中为必备,虽盛水不过数滴,却有积水成渊的雅趣。

墨床:亦称墨架、墨台。研磨墨时稍事停歇,因墨锭磨墨处湿润,乱放容易玷污他物,故为供临时搁墨锭用的用具。多为玉、瓷所制,通常不会太大,宽不过二指,长不过三寸。造型一般为几案式或床式,或曲折,或简练。目前所见最早的为明代器物,明代由于制墨业的繁荣,墨床也随之流行,它的外形常与墨形相吻合,又因明代尚朴素浑厚之风,因此明代的墨床大都线条劲挺,棱角分明,表面纹饰极浅,呈平面化,有的干脆制成光面通体不加任何雕饰。清代是文房雅玩的鼎盛时期,墨床的制作材质,也从古铜、玉器,发展到紫檀、陶瓷、漆器、琥珀玛瑙、翡翠、景泰蓝。它从单纯的承墨用具,发展到既实用又可赏玩的艺术品。

印泥盒:亦称印奁、印色池。文人用其蓄藏印泥,因宋以前用印一般为泥封、色蜡、蜜色、水色等没有出现真正意义上的印泥。宋以后油印的使用为了防止油料的挥发遂以妇女存放水粉胭脂的瓷质粉盒保存印泥,明代屠隆在《文房器具笺》中将印泥盒列为专项。印泥盒形式不一,以扁圆矮小者为常见,内盛印泥处十分平浅。所用材料有玉、石、竹、木、角、漆、金、银、铜、铁、象牙等多种,造型各异,雕琢精妙,可用可赏,以瓷质者为最佳。前人有“印色池,唯瓷器最宜”之说。

镇纸:所谓镇纸又叫纸镇、文镇或镇尺、书镇等,即指写字作画时用以压纸的东西,现今常见的多为长方条形,因故也称作镇尺、压尺。最初的镇纸是不固定形状的。镇纸的起源是由于古代文人对小型青铜器、玉器等的珍赏,常放置在案头把玩,因其有一定的份量,往往随手拿过来压纸、压书,久而久之,逐渐发展成为一种文房用具。在文房用具中,镇纸的传世品较少。镇纸材质选用很宽泛,有铜、玉、石、瓷、木、竹等多种材质。镇纸常做成禽兽鳞介诸形,明代镇纸多为尺状,明朱之蕃诗:“文木裁成体直方,高斋时半校书郎。”铜因其体重为镇纸较为普遍,就目前所见明代镇纸来看,其形多为尺状,上有兽钮,与文献记载相符,清代镇纸材质较明代增加了瓷、象牙、珐琅等,仍以尺形为主。清代铜镇纸在沿袭明代风格的同时有所创新,特别是随着工艺技术的进步,装饰味道十分浓郁的镇纸开始出现,可谓集观赏性与实用性于一器。本回答被提问者采纳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荷韵墨香

2013-03-14·TA获得超过7177个赞知道小有建树答主回答量:621采纳率:33%帮助的人:155万关注中国文房也是博大精深啊,建议你买本文房用具词典看看,如果不想找,我大概说些你参考一下:

书案类:文房四宝是必不可少的,包括笔、墨、纸、砚,还有一些是必备的笔架或笔山、笔洗、镇纸、画毡、水滴、印泥。

如果做礼品包装的话可以在笔、墨、砚上重点下功夫,但是文房用具品牌太多而且高中低档浩如烟海,不能一一道来,你可以把问题说得再详细一些。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匿名用户

2013-03-13笔、墨、纸、砚(文房四宝)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启彪之飞龙在天

文玩就知道手串?这些真正的文玩可能一件都没玩过!

说起文玩,你就只会想到核桃和手串?再不然说什么凤眼、紫檀、黄花梨,就觉得自己已经知道好多?

所谓文玩,古代指的可是文房器玩!这么说吧,古代的文房器玩,在材质上,种类就已经远超现在,而你熟悉的手串,其实不过是所有文玩器玩当中的1/49!而其它的48种,放到现在随便一样都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艺术器!

今天小编就带大家去看看其中最经典的几样吧,每一件都可用、可赏、可收藏,只不过,我怕你没听过……

按理说决定毛笔的好坏,重点应该是“毛”,但是我们老祖宗可不是这么没追求的!除了能写字,写好字,这毛笔还必须要好看!

比如材质方面,金银、玉石、琉璃、瓷管、紫檀、花梨、斑竹,但凡你所能想到的,他们都用上了;而工艺方面,彩绘、镶嵌以及各种雕刻工艺无所不用其极,所以看似一件简单的毛笔,放到现在,就是一件顶级的艺术品。

笔筒伴随着毛笔之后出现,是最简单的贮笔、置笔的器具,它也是被使用最久的,毕竟现在的学生课桌、办公室等地方还常常有它的出现!

不过跟现在简化后以实用为主的笔筒不同,古代的笔筒的材质也是多到你想不到,造型和做工更是精美绝伦,或圆或方,不仅器身雕、绘图案,连器口也是呈各种不规则形状。

暂时不用的笔可以放到笔筒,那么用到一半的笔怎么办呢?沾了墨的毛笔可不像我们现在笔一样方便的,随便一放可能就哪都是墨了,所以就有了笔搁。

最常见的笔搁造型是山型,实用且小巧,以可供于案上,又可玩于掌中。至于材质方面,大家不用怀疑,同样是要啥有啥,不过一般实用性为主的还是多以瓷、铜、铁较常见,如果兼职观赏性及把玩性,当然还是玉制最好了。

你以为墨就是黑乌乌的墨汁?错错错,古人将墨制成各种样式的墨锭,再在上面绘图、刻字、装饰等等,让极简的墨块成为东方独有的艺术品!

过去的墨锭还有医药的作用,据说里面含有冰片等珍贵中药材,所以气味芳香,时间越长的古墨则越有价值!

人坐要椅,躺要床,墨锭也不能免。“墨床”就是专门为墨锭打造的、专门搁置墨锭的小架子,多为木、玉、瓷所制,造型多样,无不精致可爱。

大家也不用觉得是墨锭娇贵还是文人矫情,虽然墨锭本身并不脱色,但沾了水研磨之后如果乱放,就难免会染到其它地方,所以说墨床的存在很有必要。

有墨锭,又怎么可以没有砚呢?同为四宝之一,所以它们相生相伴,都是文人墨客必不可少的器玩。

好的砚,本身细腻滋润,不仅发墨效果佳,且能令研磨出来的墨汁更加的细腻均匀,最有名的要属以端砚为首的四大名砚。

不过无论是水丞还是水注,它们的做工无不精巧雅致,兼具着实用性和很强的观赏性,是文房中必不可少的器具之一,虽盛水不过数滴,却有积水成渊的雅趣。

又是一件非常实用的艺术品!用笔沾墨写字就有这个烦恼,不小心沾多了怎么办?难道还能甩掉吗?这时候就要用到笔舔了,作用就是将蘸墨后毛笔尖上的墨抹匀。

笔舔大多当选小巧精致,材质以瓷器为主,后期造型则多以不规则的随形状,非常有特色。

写完字,笔不用了就得把上面的墨洗掉,如果放到现在我们应该直接放到水龙头底下冲吧?

不过古代没这东西,那随便一个盆也可以吧?但古代的文人们偏不!大家都是有追求的文人,书房用的东西,每一件都必须精致、雅致!于是就有了专门的笔洗了。

最早用贝壳、玉石的材质最多,后来就发展到各种各样,只要有钱有心思,就没有什么不可能,形状大多数像碗状、钵状,但也有许多特色的造型。

写毛笔字不像我们现在一样,一般都要求手部要悬空,所以时间一久手部会非常的累,但有了臂搁垫在手腕下就完全不一样啦,手部没压力,而且日累月积,还能形成很好的包浆哦!

还有就是古人的衣袖一般都比较宽大,而写字的时候就会垂下来一扫一扫的,偶尔难免就会沾到墨,所以垫着臂搁就不会摆来摆去啦!

臂搁的材质也不少,不过以竹和木最为常见,形状半圆,当然还少不了各种精致的雕刻就是了。

用于压住纸或书页的工具,据说最早镇纸的形状是不固定的,就是随手把放在书案上的或玉或铜有点份量的小件拿来是压住书纸,慢慢的才发展成固定的文房用具,有各种动物造型,或是对尺的样式,雕龙刻凤什么的都少不了!

上到帝王的玉玺,中到官员的官印,下到文人的私印、闲章,古代的文房就不可能没有印章,你去看看那些字画,哪一件是没有盖章的?

印章的内容、字体、造型、材质都极其的丰富,这其中又与玉印最为常见且具有收藏价值。

看看古代文人对于文房用具的追求,再看看我们现在,生活是便利了,但是感觉也粗糙了!

文玩,不应该是独立存在的,它与生活息息相关,既为生活增添许多趣味,又略高于生活!一件好的文玩,它也应该是一种精神的“物化”承载,无论大小,无论精致与否,只要通过把玩和时间的沉淀,就能彼此产生共鸣。

如果大家热爱文玩,不妨多点尝试,让文玩真正融入到生活之中,而非表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