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Dior高级珠宝的精湛制作工艺(图)

Dior高级珠宝的每个系列都要经历严格的设计工序,分别为草图设计、轮廓设计,色彩设计。能够看出设计工序对珠宝的式样、轮廓和用色都有着非常精确的要求。

根据上图中BelladoneIsland系列的局部设计图样和未完成的珠宝部件的对比,设计方案将递交巴黎最好的制作工坊,依据其工坊的技术水平以及对珠宝神韵的把握程度来选择是否由其制作。

将彩漆用于高级珠宝界是Victoire的创举,从Diorette系列到BelladoneIsland系列及MillyCarnivora系列,这一步工序要求艺术家非常精密的忠于设计师的原作。

戒指上的小花的每个花瓣都要单独上漆,蝴蝶的翅膀部分大约需要15分钟上漆,整枚戒指需要大约3小时。

雷山西江: 银饰制作技艺助村民致富

初春时节,雷山县西江镇招龙节在麻料村开幕,节日举办的11天,每天都有近千名游客来体验这一特色民俗活动,村里银饰产品热销,让村民乐开了花。

远近闻名的麻料村,有着500多年的银匠史,这里居住着180多户人家700余人,一直以来依然保留着古老手工制做银饰的传统,全村有近200多名银匠师傅,故又得名“银匠村”。麻料苗寨依山而建,吊脚木楼错落有致,远远望去,犹如一幅浓墨淡描的水彩画。

在银饰加工作坊里,20多岁的银匠李东金一边忙着银饰加工与制作,一边向游客介绍银器制作的流程。

原来,打造一件银器需要熔银、锻打、制条、制丝、制片、压花、纹饰钻雕、编结、装配、清洗等十几道工序,程序十分繁琐,而且银饰造型本身对银匠的手工技术要求非常高。

“我从10岁起就跟随爸爸从事民族银饰的制作,干了10多年了。”李东金说。

麻料银匠的民族银饰制作手艺是世代相传的。凭借底蕴深厚的银饰文化,2006年,雷山县苗族银饰锻造技艺被国家文化部批准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要让麻料银饰制作技艺依托旅游业发展,走向全国各地。”麻料银匠协会新会长潘仕学说,“我们要留住古老的麻料银饰工艺、以身作则带头打造好自家的银饰加工坊,结合旅游市场打造一批特色鲜明、工艺奇特的旅游产品。”

同时,为了更好地传承银饰技艺,更大范围让天下人共享技艺,麻料村建立的全国第一所银匠免费培训学校即将开学,将有更多人前来学习和切磋银饰技艺。

随着旅游业的发展,麻料银饰加工已成为当地苗家人传承民族文化和发家致富的本领,带动了当地苗族银饰旅游产品发展,成为全村脱贫攻坚的利器。

麻料村村支书李玉昌介绍,去年,全村银饰加工业创收超过亿元,全村千万元级富翁1户,百万元级20多户,十万元级50余户。(记者 赵林)

1、“国际在线”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独家负责“国际在线”网站的市场经营。

2、凡本网注明“来源:国际在线”的所有信息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国际在线”自有版权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国际在线专稿”、“国际在线消息”、“国际在线XX消息”“国际在线报道”“国际在线XX报道”等信息内容,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

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不得超范围使用,使用时应注明“来源:国际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媒体、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使用“国际在线”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否则,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诉讼费、差旅费、公证费等)全部由侵权方承担。

制作花丝镶嵌首饰的“90后”:以匠心传承技艺

用掐、填、攒、焊、堆、垒、织、编等技法,将金银丝制成千姿百态的造型,再用锉、锼、镂、闷、砍、崩、挤、石、戗、镶等技法,将金属片做成碗或爪型凹槽,镶嵌不同种类的宝石,这就是中国传统手工技艺——花丝镶嵌。它以春秋战国的错金银工艺为前身,封建时代主要应用于宫廷。近现代以来,这项历史悠久的传统技艺逐渐式微。2008年,花丝镶嵌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目前掌握这项技艺的工匠大多是老年人,年轻师傅可谓凤毛麟角。重庆“90后”辜国强为这项传统技艺树立了自己的风格,希望把这一中国文化瑰宝继承弘扬下去。

几年来,辜国强在快手上传了180多段有关花丝镶嵌的短视频。他不但会做首饰,也擅长写文案、勤于拍视频,所以浏览他的快手号“殊宫古董珠宝”是一件赏心乐事:视频的主体——用花丝镶嵌做成的发簪、步摇、耳环、胸针等首饰,精致华美;背景音乐多为古风歌曲或者带有戏腔元素的流行歌曲;文案隽永有味,仿佛在讲述一个个穿越时光的小故事。虽然大多数视频只有不到20秒,但古雅的情韵、浪漫的氛围,让你惊鸿一瞥之后,对这些首饰一见倾心……

辜国强起初学习国画,大学学的是陶瓷专业;回到重庆后,他又学了文物修复,并到故宫进修过半年。在修复文物的过程中,他接触到了花丝镶嵌,一见之下,受到很大震撼:“我们的前人竟然能做出这么精细的首饰!所以我马上产生了学习并拥有这项传统技艺的想法。”通过走访,他发现花丝镶嵌基本上都是老师傅在做,“我觉得我们这一辈应该把这项传统技艺捡起来,不让我们的后人有朝一日只能在博物馆里看到它,而且为它已经失传感到遗憾。”于是他正式拜时年70岁的重庆市级花丝镶嵌传承人李昌义学艺。

花丝镶嵌工艺复杂,掌握基础知识、练习必要技能的过程十分枯燥,而且时间相对较长。比如最开始的拉丝工序,是把大约两厘米厚的银块溶解,经过多次拉制,最后成为0.16毫米粗细的银丝,比头发还细。还有工艺性很强的垒丝工序,要把细细的金属丝通过盘曲、掐花、填丝、堆垒等方法,变成立体的器型。但辜国强始终不急不躁,而且为之着迷。他认为,花丝镶嵌不但工艺讲究,颇具美感,而且背后的文化内涵和寓意十分丰富,比如他常做的牡丹缠枝纹,就表达了富贵延年,生生不息的美好祈愿。

“多数人凭繁复引人注目,少数人以匠心化工艺为艺术。”辜国强表示,多种元素的简单堆砌会使作品俗气,“我花更多的心力进行创造性构思,追求恰到好处的设计。每件作品都确立一个主题,所有元素都符合这个主题,做到精致而一目了然。”他所追求的,是在设计中汲取中国传统理念,让传统工艺更符合当代人的审美和使用习惯,创造出自己特有的风格。

辜国强的工作室已经运营了5年,目前共有15人,一年生产首饰1000件左右。“镇馆之宝”是为了纪念工作室成立3周年,大家群策群力,用一年时间打造的一件黄金花冠,仅用料就价值100多万元,但它只用来展览而不出售。他在快手播放量最高的短视频,被播放了740多万次,内容是他花了一个月时间,修复从旧货市场收来的民国时期女性结婚时戴的花冠。辜国强认为,“这些老物件就好像一个病人,不能弃之一旁,自生自灭,应该把它们妥善收藏,精心修复,重现其旷世风采,让更多人认识、重视它们,并且提高大家的文物保护意识。”通过修复老物件,辜国强也收获颇丰:“前人传下来的东西包藏着他们的智慧,我们可以从中吸取灵感,学习一些手法,用新的设计方式加以呈现,给老工艺注入年轻态。”

辜国强生于重庆偏远地区,起初身边的长辈亲友不了解这项技艺,觉得耗时久、赚钱慢;刚成立工作室时,辜国强也曾经面临花丝镶嵌不为人知,作品无人购买,多方推介仍得不到市场反馈的困境。幸而后来得到了北京、重庆的两位懂行人的帮助,“我的作品被喜欢它们的人发现了,从此我迎来了事业的转折点”。如今,辜国强终于过上了跟他华美精致的作品相匹配的生活,他的亲友们也发现从事传统手工业确实能够养家糊口,都转而支持他做自己喜欢的事。

制作花丝镶嵌首饰时,以往的点翠工艺会用到翠鸟背部和翅膀上的羽毛,现在为了保护生态,辜国强和工作室的绝大部分作品改用了鹦鹉毛。虽然鹦鹉毛颜色比较杂、比较花,但因为增强了工艺性,产品依然好看。辜国强也会在操作中加入一些西方技术,比如雕蜡,使作品更厚重,更富有珠宝感,更符合国际审美。辜国强的工作室现在每年至少有300个快递发往海外。

辜国强说,新媒体为传统技艺的弘扬和传承带来了很大的帮助,不但有更多人关注到他和他的工作室,而且拉近了传统技艺和大众的距离。他积极参与快手的“非遗江湖”“艺起助力冬奥”“冰雪新知”等活动,“无论传统技艺,还是北京冬奥会,都是中国的骄傲,应该让更多人了解它们,为中国骄傲。”他说。

不过,也有一些年轻人在视频下留言,一方面赞叹花丝镶嵌首饰的美,另一方面表示有点买不起。这些首饰的价格从几百元到数千元不等,比如入门级的点翠耳环大约千元,发簪通常两三千元起。辜国强解释说,这些首饰都是纯手工制作,一位师傅通常十几天甚至20几天才能完成一件作品,所以价格不低。“传统手工艺品有历史的沉淀,沉淀越久,价值越高。”他认为,如今的年轻人可能更了解和认可国外的一些珠宝奢侈品,而西方的一些首饰品牌,往往一个人可以同时做几件、几十件,降低了成本和售价。“我们还要进一步加强宣传推广,提高年轻人对传统文化的认知度和自信。”

花丝镶嵌原来是宫廷专用的技艺,如今怎样才能更好地走进寻常百姓家呢?辜国强说,他将进一步降低成本,打造针对不同客户、更丰富多样的产品;还要不断创新,“破除大家对传统手工艺品古板、老土的印象,让它们融入我们的日常生活,不断被使用,同时被推广。”他也希望更多年轻人加入传承花丝镶嵌的行列,带来新的审美观念和趣味,“就像唐代、宋代、明代、清代和近代各有自己时代的代表性审美风格一样,随着历史的延续和新工匠的加入,花丝镶嵌会代代传承,而且每一代人的创新都保留下来,发展变化,永不停歇。”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网络视听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