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为何使用青砖盖建筑而不使用成本更低的红砖?

青砖透气性极强、吸水性好,能够保持室内空气湿度。中国古代的“秦砖汉瓦”,能历经几千年仍保存完好,就是青砖性能优良的最好证明。许多人家还可以找出几块上百年的古青砖,摸去很光滑,厚度只有现在砖块的一半,但硬度可以和石头比,这个质地才可以做砖雕。

烧制青砖先找合适的耕地,粘土层要厚,一般这样的地肯定都是上好的耕地。去除上面一些稀泥后,挖取粘土运到一个大池子里。按比例加水后,把牛赶到大池子里不停踩踏,这和做泥塑的时候不停的摔打泥土去除杂物和气泡,增强粘性的效果是一样的。

踩得差不多了,挤压成型。入砖窑烧,烧好后浇水冷却,闷窑,促使砖内的红色高价氧化铁还原成青灰色的低价氧化铁。青砖棱角分明,砌墙线条分明,白灰勾缝后非常漂亮。但是,耕地的粘土层只有一两米厚,烧制青砖取粘土,会毁掉许多农田。

红砖以山上的红粘土为原料,经过粉碎、混合后,压制成型,干燥之后用大火把砖坯里里外外烧透,再熄火让窑和砖冷却。

因为窑中的空气比较流畅,并且氧气充足,最终砖坯的铁元素就被氧化成三氧化二铁,所以它的颜色是红色的。红砖的生产工艺比青砖简单,并且可以机械化生产,它的生产效率也很高,被应用得非常广泛。

红砖制作比较简单、成本比较低,但是不耐潮湿、酸碱腐蚀,使用时间不长。在外面的红砖,日晒雨淋几十年年,甚至十几年,就会逐渐破碎成渣。

青砖表现的稳重、庄严,富含文化底蕴,正符合中国古代的儒家思想,这也是古代建筑大多都用青砖不用红砖的另一原因。

中国古代为什么大量使用青砖建筑而不使用红砖建筑呢?

因为有书君小时候,大姐夫是青砖青瓦的砖窑厂的大师傅,经常跟他去砖窑厂玩,知道青砖是怎么制成的。后来国家为保护耕地,改烧红砖,没烧几窑,姐夫认为红砖盖房太不结实,有悖于他的匠心,就不干了。

最主要区别是青砖比红砖结实多了。古建筑采用的青砖,硬度、强度都远远大于红砖,青砖密度高,不变形,抗冻性能好,抗氧化,防水泡,耐磨损,抗风雨剥蚀,千年不腐。

而且青砖透气性极强、吸水性好,能够保持室内空气湿度。中国古代的“秦砖汉瓦”,能历经几千年仍保存完好,就是青砖性能优良的最好证明。

在有书君农村老家,许多人家还可以找出几块上百年的古青砖,摸去很光滑,厚度只有现在砖块的一半,但硬度可以和石头比,这个质地才可以做砖雕。

下面说说我姐夫他们手工烧制青砖的过程。先找合适的耕地,粘土层要厚,一般这样的地肯定都是上好的耕地。去除上面一些稀泥后,挖取粘土运到一个大池子里。

按比例加水后,把牛赶到大池子里不停踩踏,这和做泥塑的时候不停的摔打泥土去除杂物和气泡,增强粘性的效果是一样的。

踩得差不多了,人跳到池子里踩一遍,捡出一些踩到的石子。看他们玩得很轻松的样子,小时候的我也曾调皮跳进池子里,结果腿被黏住了根本拔不动。

然后把粘土放入砖模,挤压成型。把砖坯晾晒到特定程度后,入砖窑烧,烧好后浇水冷却,闷窑,促使砖内的红色高价氧化铁还原成青灰色的低价氧化铁。

青砖棱角分明,砌墙线条分明,白灰勾缝后非常漂亮。但是,耕地的粘土层只有一两米厚,烧制青砖取粘土,会毁掉许多农田。

而且烧制时做窑、烧窑、闷窑的工艺都很复杂;能耗高要烧掉大量的木柴;产量小,成本高,难以实现自动化和机械化生产。为了保护耕地,政府限制砖窖厂从耕地取土,很多砖窖厂这才改成烧红砖。

红砖以山上的红粘土为原料,经过粉碎、混合后,以人工或者是机械压制成型,干燥之后用大火把砖坯里里外外烧透,再熄火让窑和砖冷却。

因为窑中的空气比较流畅,并且氧气充足,最终砖坯的铁元素就被氧化成三氧化二铁,所以它的颜色是红色的。

红砖的生产工艺比青砖简单,并且可以机械化生产,它的生产效率也很高,被应用得非常广泛。

但是红砖的表面坑坑洼洼,满是气孔,一抓就簌簌掉渣。一车红砖倒地上,棱角齐全的找不出几块。红砖举到一人高,放手落地上基本上会摔碎,而青砖用力摔也只会断两截。所以现在表演单手劈砖的民间高手都用的红砖。

红砖不耐水泡,洪水中红砖砌的房子只比土墙好点,被水泡的时间一长,容易垮塌。红砖还不抗冻,容易冻裂,容易被风雨侵蚀,所以现在红砖加钢筋水泥盖的房子都只能用几十年。

同时,青砖表现的稳重、庄严,富含文化底蕴,正符合中国古代的儒家思想,这也是古代建筑大多都用青砖不用红砖的另一原因。

有书君语:对此问题你有什么不同的见解呢?欢迎在下方留言评论,别忘给有书君点个赞哦~关注有书君,私信回复句子,有书君送你一句特别的话!

沈阳拆迁中发现青砖墙 专家确认为仅存古城墙

沈河区北顺城路北中街地区的动迁改造正在进行中,在拆迁现场,人们发现一段破旧的青砖墙。6月23日,记者从沈阳考古研究所得知,此处正是盛京城老城墙的最后一段。

记者来到北顺城路129号,在这里看到了九门老城墙的一个断面。据当地的居民指认,这就是老城墙!拆迁之前,这里一排房子都是在城墙上建起来的。

据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介绍,史料中记载:“沈阳城,洪武二十一年,指挥闵忠因旧修筑,周围九里三十步,高二丈五尺……”,1626年,皇太极在明代沈阳中卫城的基础上加宽、加高了城墙。明代沈阳城的城墙已经用砖石包砌,但比较低矮,清代重修墙体用石条和大青砖砌筑,墙内以黄土、白灰和沙石混合夯筑。改四门为八门,每门设敌楼一座,城四角各设角楼一座。

古城墙的发现,是在2004年11月。当时,有人在沈河区九门路与正阳街的交会处发现了一段“青色城墙”。同年的12月3日,在与此距离不到300米的九门路一片棚户区里,一段长近100米的古城墙又被发现。当时周围的居民并不知道与他们相伴多年的这堆“破”青砖就是老城墙,平时谁家要修修灶台,多去搬几块城墙砖。就这样,城墙一点一点地变短、变小,直到从人们地视野里“消失”。

据了解,老城墙从被毁坏到最终消失,几乎是从清朝末期开始的,一直没间断过。如今该如何安置这段古城墙呢?沈阳历史名城保护研究中心的专家们认为:九门遗址与古城墙是一座城的标志,人们可以通过一段残垣、一部分老城墙的遗址,去想象一下当年整个城的样子。同时,这些文化遗存是一个城市的历史符号,对它的保留,为研究沈阳明清城市历史有着十分重要的考古价值。同时,通过对九门遗址能予以科学发掘出来,古城墙址现状修整,再行就地原状保护展示出来,是当今城市发展进程中一件具有深远意义的科学明智之举,即对弘扬一个城市深厚历史文化意义深远。

与此同时,记者还从有关部门了解到,沈河区在完成对北中街的拆迁后,除了对现有城墙砖石挖掘保护的同时,还将向市民征集“九门”老城墙砖重修古城墙,并在此基础上采用虚拟的手法体现古城墙,设置碑刻等手段展示沈阳城墙的历史。

在沈河区北中街发现的古城墙是盛京城城墙中的最后一段。专家介绍,距离古城墙不远的“九门”是明代沈阳中卫的北门,清初改造盛京城时,将明代中卫城的东、西、南三座城门拆除,唯独将北门保留了下来,后称之为“九门”。

史料记载:早在1958年,因门垛顶部土方塌陷,暴露出九门的结构,当时用土封填了。1977年,因遗址遭到严重破坏,地上部分被拆除。此后,考古学家们发现,这座城门的占地面积约700平方米,由南北两个相连的券洞组成。

据考古专家介绍,古代城门多是纵向通道的结构形式,而“九门”从平面上看则是纵横呈“十”字形的结构形式。这种设计形式带来的一个最大好处是,城门洞内可以大量屯兵,城门楼上可观察敌情,易进易退,不仅便于得到城内兵力的增援,还可作为相对独立的城堡,牢不可破。这也是努尔哈赤之所以选择将故宫背靠“九门”的一个重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