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红木家具流行可怜了西非的红木林

没有人注意过科特迪瓦北部农场周围开着黄花的粗糙红木树林,直到中国支持的买家开始出钱购买这些木材。

2014年,科特迪瓦全面禁止红木出口。回顾之前的5年,科特迪瓦伐木业可谓一片动荡——采伐许可证混乱、非法盗伐林木、查获运输卡车……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几十年来,这些树就长在那儿,”科特迪瓦政府首席红木顾问让•伊夫•加尔诺(Jean Yves Garnault)说,“等到发现红木在中国流行的时候,我们才意识到这种木材的价值。”

保护组织森林趋势(Forest Trends)称,近年来中国市场对红木的需求飙升,西非以非法采伐为主的红木贸易迅速发展,规模已扩大到至少13亿美元。这些非法活动对森林造成了破坏,加剧了当地的紧张局势,而且各国政府发现,出口禁令只是促使经销商使用卡车把木材运输到邻国的港口。

中国进口红木的七大供应国(以供应量计)都位于非洲,尼日利亚高居榜首,加纳排名第三,就连国土面积比尼日利亚小86倍的冈比亚也名列第四。士和塞内加尔政府称,冈比亚从邻国塞内加尔非法运输红木,这是非法贸易在各国伺机流转的一个缩影。

作为全世界最大的木材消费国,中国市场对红木格外痴迷,这种木材用于制作雕工精致的古典风格家具,很受中产阶级消费者的欢迎。进口商最初把目光转向邻近各国的森林,不过等到东南亚的木材资源几乎耗尽时,贸易商在2009年开始把目光投向西非地区,这里生长着价格更实惠的红木树种。

“现在的情况是,东南亚的红木树种遭到过度砍伐,到了资源灭绝的地步,加上更多中国消费者有购买红木家具的预算和意愿,”总部位于华盛顿的森林趋势组织研究人员娜奥米•巴舍克•特雷纳(Naomi Basik Treanor)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非洲红木也有这种光泽,但是价格更便宜,所以需求量很大。”

这种树木的学名叫做刺猬紫檀(Pterocarpus erinaceus),生长在塞内加尔和中非共和国的半干旱热带草原上。树高15米,长期耐旱。刺猬紫檀的灰色树皮有药用功能,树叶晒干后,就成为养羊户喜欢使用的饲料。

大多数西非国家都发布了红木(泛指30多个树种的红色硬木)出口禁令,有些禁令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许多禁令定期进行修改。2016年6月,多哥发布了最新的禁令,该国政府宣布在10年内不再进行木材采伐。在3月几内亚比绍举行的首脑会议上,11个西非国家同意敦促中国限制红木进口。

但监管并没有阻止非法采伐行为,红木出货量还是有增无减。森林趋势组织汇编的中国海关数据显示,2016年1月到5月,中国从西非国家进口的红木原木总量增长了30%。该组织表示,这些进口木材的价值上升了19%。

薄弱的法治和投机的交易商意味着,从一个国家出口的木材往往来自另一个国家。为了规避出口禁令,原木通过跨境走私进行运输或者切割成块,冒充成普通木材。这导致了出口数据的巨动,比如中国方面的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几内亚比绍的红木出口量下降了100%,多哥的出口量下降了50%,而加纳的出口量飙升了350%。

“一项出口禁令不可避免会导致交易转移到周边国家,”巴舍克•特雷纳说,“这些举措都是治标不治本。”

冈比亚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冈比亚国土面积很小,全境为狭长平原,深入面积较大的塞内加尔境内,海关数据显示,虽然2012年以来就实施了出口禁令,冈比亚依然向中国出口了57900立方米的红木原木。而在2010年以前,冈比亚根本没有出口过红木。

士和塞内加尔政府称,这些红木几乎都是从塞内加尔走私而来,塞内加尔的森林资源位于相对偏远的卡萨芒斯地区,靠近冈比亚边境。塞内加尔总统麦基•萨勒(Macky Sall)在2015年的一次讲话中说,不法交易商(大多数是塞内加尔人)正在以每年至少4万平方米的速度破坏森林地区,他宣布立即暂停使用所有木材砍伐许可证。他还承诺将额外招募几千名护林员。

1998年,塞内加尔种完全禁止刺猬紫檀树的出口,并率先请求《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onvention on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秘书处位于日内瓦)将刺猬紫檀列入濒危名录进行保护。

塞内加尔政府的强硬态度和不断增长的红木需求也催生了活跃的跨境运输,环保主义者、前环境部长海达尔•埃尔•阿里(Haidar el Ali)5月向记者展示的航拍照片显示,塞内加尔走私者用马车把原木运送到冈比亚的仓库。他使用无人驾驶飞机拍下了这些证据。

“如果照现在的速度继续向冈比亚非法运输木材,卡萨芒斯森林将在今后两年内遭到不可挽回的破坏,”他说,“这种明目张胆的‘谁会在乎’ 的态度,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冈比亚林业部的常务秘书奥斯曼•索乌(Ousman Sow)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他无法立即就冈比亚出口塞内加尔红木的指控发表评论。位于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的中国大使馆媒体部门没有接听电话。

在距离冈比亚首都班珠尔25公里的小村庄布苏姆巴拉,中国人汤姆•陈站在粉尘弥漫的锯木厂前面,这家工厂有大约80名工人将木材锯成木板,把木料装进集装箱用于出口。陈先生说,他和弟弟四年前来到这个地方,获得了收购木材和运输木材到中国的许可证,包括红木和桃花心木。

陈先生已有稳定的供应商和中间商把原木送到他的锯木厂,他为每卡车木材支付1150到1400美元的费用。当被问及如果冈比亚决定禁止红木贸易他会怎么办时,陈先生说,“我们可能会搬到别的国家,继续做木材生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